原标题:qing调查| 学霸大学毕业后失联十年 家人抖音上发现线索又落空

10年寻子路,毛宜文以为这次能找到儿子,没想到又一次希望破灭。

8月2日,在警方的帮助下,毛宜文见到了抖音视频上在超市行乞的黑衣男子,虽然身高、长相都和毛宇林很相似,但那并不是自己的儿子。

毛宜文情绪低落的回到家,10年寻子路已让他能够接受各种结果,但儿子他还要继续找下去。毛宇林的姐姐毛亚玲说,下一步他们将进一步发布毛宇林的信息,希望借助网络的力量尽快让一家人团圆。

学霸大学毕业后待业 几乎和父母失联

毛宇林1986年出生在湖北麻城,从小学到大学,毛宇林都是学校里的尖子生,读初中和高中的时候就已经获得过奖学金。在同学的眼里,毛宇林就是班级里的“大神”。

2004年,毛宇林考上中国农业大学水利水电工程专业。2008年毕业后,毛宇林却没有找到工作,在家待了半年。父母曾经劝他去考研,他不理睬,父母想托关系帮他介绍工作,他也不答应。他觉得自己从小到大学习成绩那么好,都是别人眼里的尖子,怎么大学毕业后就要靠别人帮忙了?

到2009年初毛宇林才带着1000元钱离开家乡去武汉找工作,而也就是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回来。

毛亚玲回忆,弟弟从上高中以后就很少跟父母沟通,上了大学沟通更是几乎为零。连爸爸让他到学校后报个平安他都很少回信息。

毛宇林离开家后,只是偶尔跟姐姐打电话,沟通也基本上都是向姐姐借钱,毛亚玲曾劝弟弟跟自己一起到珠海上班,姐弟俩有个帮衬,但被毛宇林拒绝了。

在电话中,毛宇林曾经跟姐姐说,觉得自己很没用,好一点的工作都需要有工作经验,而不需要工作经验的职位又很差,收入也低,根本看不上。毛宇林还透露过,他曾经在武昌赛博数码广场附近的一家网吧做管理员。

2009年五一前后,是毛宇林最后一次和家人联系,他向姐姐毛亚玲再次借钱,毛亚玲把钱打给他后,弟弟又给她发短信问银行卡密码。毛亚玲当时正在忙工作,就回短信说让他挂失。

几天后,毛宇林给婶婶打电话问姐姐的电话号码,婶婶手上没有毛亚玲的电话,让他打电话给自己父亲问,但毛宇林却没有拨通父亲的电话。

起初家人并没有多想,直到过春节时毛宇林没有回家,家里人给他打电话也打不通,这个时候才发现毛宇林已经失联了。

多方寻找无线索 视频上的乞丐却非毛宇林

发现毛宇林失联后,家里人马上开始四处寻找,他们来到了毛宇林曾经打工的武昌的网吧,发现毛宇林早就不在这里了。家里人又在附近派出所报案,但派出所搜索发现,由于毛宇林考入大学后将户口转到了学校,毕业后学校将档案邮寄给了黄冈市大学生就业指导中心,但毛宇林大学毕业后并没有将户籍信息从就业中心转出来,所以他成了一个黑户,这也影响到了他的身份信息识别。毛亚玲说,警方无法通过弟弟的身份信息找到有效线索。

毛家人寻找毛宇林只能通过寻人启事和亲朋好友的打听,只要有线索,毛家二老就会赶到当地,但每次都是空手而归。10年来他们几乎找遍了湖北当地,还去过广州东莞,都没有毛宇林的踪影。

这次在抖音视频上得到的线索来自毛家的邻居,毛家找儿子的事情也得到了街坊四邻的关注。7月17日,邻居在抖音上看到湖北荆州一个黑衣男子一天内三次到同一家超市乞讨,被超市主人刘女士拍下传到抖音上。邻居觉得视频里这个行乞的男子,特别像毛宇林。

毛家二老赶快和拍摄抖音的超市店主刘女士取得了联系,7月底他们就赶到了荆州,在路上他们把那段抖音视频看了好几遍,都觉得视频中的黑衣男子确实跟儿子很像。

超市店主刘女士说,这个男子已经不止一次来他家超市乞讨,而且经常是一天来好几次,她觉得自己是被骚扰了,才拍下了行乞男子的视频发到网上,希望曝光他。

8月2日,荆州警方找到了抖音视频上的那个行乞男子,经毛宜文确认,其并不是儿子毛宇林。

父母思念儿子以泪洗面 寄托网络能有希望

十年寻子,毛宜文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是每次一听到有儿子的线索,他都会亲自去现场核实。这次去荆州,他一度抱着很大的希望,但没想到希望再次落空。不过毛宜文觉得,至少排除了一个,也算没留下遗憾。

十年来,毛家二老想起儿子就会以泪洗面。毛宜文说,希望儿子能早点回来,无论你现在是什么样子,回到爸爸妈妈身边最重要。

为了找毛宇林,毛家去公安部门做了dna入库,还将信息发给央视《等着我》节目,希望借此获得线索。

这次在抖音上发现的线索被排除,毛亚玲告诉北青报记者,现在他们都已经回家,各忙各的工作,但仍盼望着弟弟回来。他们全家打算通过媒体的报道,将毛宇林的消息扩散出去,她还打算再跟央视《等着我》栏目联系一次,并且通过网络散布寻人信息。“全家都没有放弃继续寻找弟弟,不管你现在如何,爸爸妈妈都等着你回来。”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张子渊 实习生 杨彦帆

责任编辑:刘琰(en004)

责任编辑: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扫描关注龙8国际手机版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龙8国际手机版的微信公众平台!